第七十一章 近姜者苦(大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首都jn区

    坐着地铁,从新沙站一号出口沿着阶梯出来,沿着不远处一家刚开的星巴克,走个三百米,再经过一家“姜儿”还是孩子的时候常去的一家猪蹄店,转个小弯就是一栋独楼。

    不是上层,只是其半地下式的地下楼层就是big  hit的公司住址。

    夜半时分,路人稀稀疏疏,难寻人影,独楼灯光尽灭,唯独练习室内依然灯光如昼。

    方时镇坐在凳椅上,有些缅怀地笑了笑,他觉得已经很好了,毕竟在还是“大胖和小黑炭”时期的时候,他们俩住的就是姜时生现在住的那个小破地。

    “go  shi  won”?

    姜儿喜欢喊那块地儿叫狗屎屋,切拜?!那连狗都不愿住好吧!

    忆苦思甜,方时镇眼里闪过一丝怀念。

    阿西吧,空间不仅又窄又小,还不透气,极容易发生意外。

    记得有次两人饿得那叫一个狼狈,自己在睡前瞒着小家伙偷偷吃了个红薯,结果半夜不小心放个屁,差点没让两人给活活熏死。

    如果不是自己死死抱住姜儿,声情并茂地解释自己身为一家之主的不容易,那臭小子真的想点燃煤气罐,直接同归于尽来着!

    在姜儿的师弟团出现前,“大黑”就是如此狼狈不堪,简单却一点都不美好。

    所以,在这样残酷的现实世界里,尤其是优胜劣汰的圈子里,努力并不是一个褒义词,只是个日常用语。

    室长站在一旁,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地为孩子们辩解着。在他看来,不过就是小小的休息了一会,偷吃点夜宵而已,不是大罪。

    “代表ni,孩子们……”

    “闭嘴!”

    方时镇短暂的露出了笑意,又瞬间收起了笑容,脸色变得冰冷无比,他感觉自己好久没有做管理练习生的工作,似乎有的人都开始自作主张了,是要进行必要的敲打了。

    李室长咽了咽口水,吓得不敢说一句话。

    他想起来方代表最讨厌的,就是工作的结果没达到预期,然后以一句“孩子们已经很努力了”这种话来敷衍代表!

    “为了出道在努力,为了“出逼”在努力,为了一位在努力,谁都在努力,但不是谁都会成功。”

    “你们以为有了一点小小的成绩,就能为所欲为了?”

    方时镇巡视了一圈,在极具威势的严厉目光下,防弹少年团的孩子们一字排开,穿着练习服,紧张且不安的站在练习室的中央,战战兢兢地接受突击检查。

    “我不怕告诉你们一个事实,背景?人脉?资金?我们big  hit  就是比不过那些大公司!这一点我认证,不丢人。”

    “但是,我能撑到现在,就是坚持一句话,‘哪怕给人一口吞了,我也要让敌人的牙齿给崩了!’”

    “我们能走到今天的这个地步,就是我们比别人更不要命,更自律,如果连这点不值钱的东西都丢了,我们就输了,阿拉索?!”

    “内!”

    防弹的孩子们脸色虽苍白,对自己的松懈自责不已,但瞬间反省过后,内心又充满了强烈的斗志。

    咚咚,咚,咚咚。

    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得到眼神的授意后,李室长连忙快步走去,还未完全打开门,就听到外边人沉稳的声音。

    “啊,申秘书?”

    “我听说代表ni在里面。”

    “内内!”

    得到答案后,申秘书拿着电话,直接越过李室长,看到孩子们接连对自己打招呼,他亲切的点头微笑,然后挥手示意孩子们去练习。

    在方时镇点头应允的同时,孩子们如释重负,赶紧回到练习位置上,继续挥洒着汗水,收起那点因为些许成绩,就得意的小心思。

    “有什么事吗?”

    “那个代表ni,要不我们到外面……”申秘书的长相并不帅气,但戴上金丝眼镜的他,气质温和的同时,给人极为耐看的亲切感。

    此时,他的脸色颇为古怪,欲言又止的模样,甚至带点无可奈何的宠溺。

    “有话就说,吞吞吐吐的干什么?”

    方时镇皱皱眉头,工作上性格强势的他最讨厌扭扭捏捏,如果不是自己的亲信,他早就开骂了。

    “时生……”

    “阿西……等等——你说的对,出去说!”

    听到这个名字,方时镇的右眼角下意识地跳了跳,菊花一紧,他感觉又要上火了!

    走前忍不住捂住额头,脑壳疼!

    知道肯定又不是好消息的他,哪还有方才半点霸道总裁的模样。

    “姜儿他又……”

    “又?!”

    阿尼,冷静点,冷静点!方时镇啊,说不定是好消息……吧?

    深了口呼吸,方时镇强压住不安,点点头,示意可以了,“你说,说吧!”

    “他,他又不见了!半夜里,节目组工作人员查房的时候,不见他的人影,床上只留下一盘没吃完的夜宵——猪蹄。”

    方时镇张大了嘴巴,形成了一个“o”字的口型,他终于知道,公司的孩子们是跟谁学坏的了。

    “啊——西吧!!我这次真的要杀了他!”

    “hiong,冷静点!”

    “西吧,冷静个屁!我现在进警局的次数比我来公司的次数还多,民真你这次再袒护他,我连你一块干掉!”

    第二天。

    公司一大早,又一次召开了总动员大会,恰好这一天是延迟的“公司始务式”。

    新员工们不知所措,而对此big  hit的老员工们则早已习以为常,一边默契地相视一笑,一边起身准备,去寻找他们“太子爷”。

    “前辈ni,为……为什么给我头盔,wuli要去哪?”

    “这就是我们big  hit的企业文化,走吧,新来的崽子们。”

    “阿尼,前辈ni!那个……去哪?要干嘛?”

    “这就是公司的破冰活动,反正也要顺带去夜店的,更能增进你跟前辈们的感情,这就是你们进入公司的第一次团建啊。”

    “啊?!”

    企业氛围和文化,让新员工们一脸懵圈,完全无所适从,但回过神来,又迅速接受了事实,兴奋异常的模样,像是回到了学生时代偷偷看黄书的刺激感。

    不仅big  hit的人头疼,其余各大公司的大人物在头疼无奈,在憋屈的同时,也只能防范于未然,不约而同地派出专门人士,奔走收集情报。

    因为“姜团”的缘故,big  hit的崛起早已成为定局,已经难以伸手干预和狙击,只能早早做好准备应对。

    于是这场我们去夜店一边找人一边“嗨”,你们又找人去夜店调查我们为什么找人,最后还一起“嗨”的闹剧,让当时夜店的上客率大大提高。

    轰动着油门,二人一组,化整为零,以方大将为首,申秘书指挥,以“摩托包围夜店”的行动纲领,实施“斩姜行动”。

    排气筒那热烈的喷火声,在街道上肆虐着,吹起了两人越发上扬的发际线,也撩起众人那重回热血青春的心。

    “cj  ent那边已经向我们发来解约合约了。”

    “有提出什么条件吗?”

    “没有,这就是我奇怪的地方,代表ni,我得到可靠的消息,在pd节目申明出来之前,dispatch社那边先准备放出不好的新闻出来,我需要去向两方谈判吗?”

    申秘书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责两件事出现的时机过于巧合,他倒是希望只是自己敏感了些。

    “谈个屁,pd这一季能这么火,因为谁?警告他们别得意了还卖乖!还有——解约就解约,姜儿不喜欢去就不去了,至于d社那边,先准备好公关以及应对措施吧,把影响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