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 75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此为防盗章  尤其是周瑞家的, 她已经知道那镯子被掉包的事情, 身份从原告变成被告, 心中极是不安。大太太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二姑娘别看年纪小, 也不是什么善茬子。此事弄不好,她几辈子的老脸都得丢在今天。

    此时坐在偏厅与贾琏小声说话的某鱼则是在看到两人进来后,眯了一下眼睛, 裂开小嘴呲着几颗小糯米牙笑得很是血腥。

    看了一眼此时屋中的烛火亮度, 低头瞧了一眼刚刚贾琏塞给她的球, 毫不犹豫的将球丢到了地中央。

    见球落地,某鱼自鼓凳上下来,小跑着去捡了球回来。不过再捡球的时候,背着贾母等人的视线, 也背着光, 飞快的朝着周瑞家的小腹处打了一道暗紫色的强电。

    这道强电直接打的周瑞家的浑身一哆嗦, 之后便没有什么反应了。见此, 某鱼又抱着她的球小跑着回了座位。

    感谢这个没有电灯的时代吧。

    虽然偏厅里灯火辉煌,可毕竟不能像白天一样视觉无碍。

    对于周瑞家的, 某鱼可以很肯定的说,她相当不喜欢此人了。看过原著的人很少有喜欢她的, 再加上在荣禧堂生活两年多的时间里, 某鱼要是还能对这位没有任何意见, 那她得多傻白甜。

    趁你病要你命, 这不是人类常说的话吗?

    鱼表示, 今天借来用一下,木有问题。

    而且她今天也算是出师有名了。

    二人一进来,就跪在了地中央,先是给贾母请了安,然后又给屋里的主子们请了安。

    各自换衣服的时候,张氏和王夫人也都得到了最新消息。王夫人在心中大骂周瑞家的是个成事不足的蠢货,心中已经将贾母今天晚上的失态归到了周瑞家的身上。

    而张氏则是对这个发展有些个懵,不过转瞬间张氏便又想到了自家婆婆一定会再做些什么。她已经做好了接招的准备。

    房间里,除了下人们不知道贾母要做什么,主子们里除了贾琏这个真蠢萌的和某鱼这个没怎么长心的以外,差不多都知道了。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贾琏和某鱼真心是大赦赦亲生的。

    ╮(╯▽╰)╭

    王夫人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周瑞家的,心中虽然气周瑞家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但最恨的还是贾母刚刚伤了元春的事情。

    汤虽然不烫,但是元春却是伤了颜面。十来岁的大姑娘了,被自家祖母淋了满头满身的汤,这事说出去多丢人。

    王夫人的视线并不隐晦,贾母如何察觉不到,可她又能说什么?

    说她刚刚不是故意的?

    说她刚刚不知道怎么浑身麻疼麻疼的?

    对了,说到这里,贾母觉得必须叫个太医过来给她看看,别是身体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贾母想着自己的身体情况,王夫人想着周瑞家的和元春,张氏想着贾母要如何找她的茬子,等到周瑞家的和唐嬷嬷请过安后,整个偏厅除了某鱼和贾琏在那里轻声私语外,几乎落针可闻。

    “......就‘唰’的一下,我的镯子就从周瑞家的人身上掉了下来,哥,你说老太太会怎么罚她呢。”

    贾琏看着某鱼伸过来的手,那手上因为带着这个只金镯子倒是越发显得好看了,“打板子呗,老爷不是经常挨板子。一会儿叫人弄粉蒸肉吃,妹妹吃吗?”

    大晚上的谁要吃那个。

    某鱼摇头,“祖父让我晚上去梨香院吃宵夜。”贾代善这几年晚上吃的都比较清淡,宵夜什么的也比较符合某鱼的胃口。

    “哦~”

    小孩子不耐饿,一顿饭没吃都会觉得少点什么。

    若是往常倒是没什么,只是这个话题在今天就比较尴尬了。

    贾母实在不想再听到跟吃食有关的一切话题,看向地中央跪着周瑞家的和唐嬷嬷就想要说点什么,却在这个时候,周瑞家的直接放了一个响屁,将贾母的话给打断了。

    “噗~”

    只这一声,贾母以及屋中的所有人都拿着帕子捂住了口鼻。

    贾琏向周瑞家的那个方向张望时,却被他身后的赵嬷嬷拿着帕子捂住了口鼻,并且用手挡住他的视线不让他看。

    豆芽站在某鱼身后,也想学着赵嬷嬷的动作,却被某鱼用手扒拉开了。

    某鱼看着一屋子人的动作,当场就一排黑线落下。

    逗鱼玩呢吧?

    这么大的偏厅,就算周瑞家的这个屁很臭,也不可能她还没闻到,坐得比她还远的其他人都闻到吧?

    就在某鱼在心里骂着这群人矫情的时候,周瑞家的接二连三的又放了几个屁,刹时某鱼也不说啥了,她直接回身将脸埋在豆芽腰上的汗巾子里。

    我去~

    此屁有毒!!!

    能在荣禧堂侍候的,或者说能进入房里侍候的丫头媳妇,那都是娇养着的,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在捂住口鼻的时候,哪里还有人想到要让周瑞家的先滚出去。

    当然了,旁人还差一些,挨在周瑞家的身边跪着的唐嬷嬷哪怕在第一时间拿出帕子捂了口鼻,此时也是一副摇摇欲坠,即将晕过去的样子。

    周瑞家的此时都惊了。

    她想要憋住,可是怎么也憋不住。她看着一屋子的人,那副拿着帕子捂着嘴的样子,羞囧的恨不得直接晕过去。

    可是身体仿佛通了气一般,每放一个屁她都能感觉到一种通畅之感,仿佛多年的宿便都得到了缓解...但这里实在不是放纵的地方。

    贾母身边的丫头已经拿了香炉放到贾母身边,里面还抓了一大把的香片,就想着让贾母那已经变成铁青的脸色能够好一些。

    其他的丫头见此也快速行动起来,开窗户的开窗户,开门的开门。

    贾母看着面前的情况,愤怒不已,想要咆哮,却不敢张开嘴。运了半天的气,好半晌才压下心里的火,左右看了一眼两个儿媳妇,她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了。

    爱咋咋地吧。

    就在周瑞家的羞愧难当时,唐嬷嬷终于支持不住的晕了过去。

    众人见唐嬷嬷身子一软倒下去了,仿佛都回过神来了。王夫人的脸色已经不能更差了,一手捂着帕子,一手朝着周瑞家的挥了挥,让她立即下去,别在这里丢人显眼。

    某鱼将脸都埋在豆芽身上,所以并不知道唐嬷嬷晕了,张氏看着晕在那里的唐嬷嬷,抬头朝着豆苗摆了摆手,让她带上她们碧纱橱里的人将唐嬷嬷送到外面去通通风。

    可怜见的,竟受了这般的酷刑。

    周瑞家的接到王夫人的命令从地上站起身,起身的时候看了一眼那两个扶着唐嬷嬷起来的小丫头一眼,心中对于那两个丫头一脸的嫌弃很是恼火。已经想着等过了这辈子一定要好好的收拾这两个丫头一顿。

    转过身,抬脚迈了两步,然后周瑞家的就头皮一麻,不敢置信的低下头去......

    “啊~”

    “打出去,快打出去~”

    “老太太您怎么了,快来人呀,老太太晕过去了~”

    某鱼听到这一连串的声音,这才用小手拉着豆芽的汗巾子捂着口鼻转过头去看。

    先是看到被一帮人围着人的贾母,然后转头看向已经被豆苗等人扶起来的唐嬷嬷,最后才看向那边地中央的站着的周瑞家的。

    只一眼,某鱼就将自己恶心吐了。

    鱼错了,鱼真的错了。

    鱼不应该明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却偏偏留下来看热闹。

    这是荣禧堂日常用膳的地方啊~

    看着站在那里一泄千里的周瑞家的,某鱼发现她再也不想在这间屋子里吃饭了。

    泥嘛,人类真是太阴险了。

    不但栽赃陷害鱼的奶娘,竟然还让鱼对荣禧堂都有心里阴影了。

    想到离偏厅不远的碧纱橱,某鱼突然觉得她对不起未来的林妹妹......

    ......

    自从那一晚的混乱之后,贾母便病了。

    是真的病了。

    贾母一般只生两种病,一种是需要张氏侍疾的病,一种是不需要张氏侍疾的病。这一次的病便是不需要张氏侍疾的。

    所以某鱼以她两岁多的人生肯定,这一回贾母是真病了。

    不过贾母这一病,直接坐实了她不喜二房大姑娘元春到用滚汤泼人的消息,以及二房太太因着不满婆婆惩罚亲生女儿而特意让陪房周瑞家的在贾母用膳的时候当众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