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60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宝宝, 跳订了~比例不足暂时看不到, 稍微等待一下~  回了天涯海阁后,男人罕见地没有提着剑前往大雪茫茫的峰顶练剑, 反倒转身迈进了尘封已久的藏书阁。

    墨色广袖流云, 修长挺拔的黑色身影在书架间穿行, 千年习剑骨节分明的手,如今却拿起了有关灵体修行的典籍。

    直至夜幕四合,藏书阁中夜明珠莹莹的光辉接连亮起,独孤九才合上手中记载隐神谷秘史的孤本,深沉狭长的黑眸在夜色中看不出一丝情绪, 再不流连,回到洞府阖眼入定。

    ***

    天地苍茫,雪似乎下得比先前小了些,没那么冷了。

    莫焦焦“收拾完”了割他袍子的飞剑, 瞅着那剑躲在水里不出来了, 便消了气,蹬蹬蹬跑回寒潭中央的冰面上, 四处张望着。

    他记得睡着之前, 那个人就闭着眼睛坐在这里。

    可是现在却不见了。

    空茫的雪地里,只余一个火红色的团子徘徊其上。

    莫焦焦茫然地转了一圈,捏紧了袍子有些无措, 却还是找了个靠近水边雪莲的地方, 席地坐了下来。

    谷主说, 走丢的时候, 不能乱跑,只要乖乖待在原地,他等的人就会来找他。

    莫焦焦低头轻轻地摸了摸衣服上被割开的口子,眉头微微皱着。

    妖怪化形,身上的衣物一般都是身体的一部分。小辣椒也不例外。红袍被割裂了无异于是在莫焦焦的身上划一刀。

    那样长的口子,若是寻常孩童早就疼哭了,然而莫焦焦从小反应就比较迟钝,这会儿觉得疼了也只是安抚地摸了摸自己,运转妖力将裂开的衣袍修复好。

    没了飞剑的干扰,小孩又继续仰头去看飘零的雪花。

    轻盈的雪落在脸上,冰冰凉凉的。

    莫焦焦伸出胖胖的小手接了几片雪花,缩回来认真地看着,黑葡萄似的眸子一眨不眨,看着极为专注。

    隐神谷四季如春,从来没有下过雪。莫焦焦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广阔的冰原,也是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到雪。

    细碎的雪慢慢在温暖的手心里融化,小孩放下手,转头将附近的雪地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依旧没看到睡着之前那抹墨色的身影,便闷闷地低下头。

    他又摘了一些雪莲,抱在怀里,闭上眼睛安静地入定修行。

    ***

    独孤九以神魂沉入识海里世界之后,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空气中隐隐约约的血腥气和杀戮之气,是极为熟悉的味道。

    男人扫视了一圈冰原,冷冽的目光停留在冰面上破开的那个大洞上,左手手腕翻转,顷刻间,冰层之下的潭水传来一阵震动,紧接着,一把通体漆黑的飞剑从深水中窜了出来,眨眼间在男人身边停住。

    剑身滴水未沾,其上附着的戾气却消失了大半,没了先前乖张躁动的杀意,反倒隐隐发着抖。

    别鹤剑作为崇容剑尊的本命灵剑,所思所想自然也能传到独孤九的脑海里。听完别鹤的“诉苦”,男人却收回了手,罕见地没去握剑柄,漆黑的眸子里一片寒凉。

    别鹤剑挪着身体,本想蹭到对方掌心里,却在对上这样的眼神时瞬间停下了动作,发着抖将自己扎进了厚厚的冰层里。

    只是别鹤擅长伪装卖乖,独孤九早已明了,只瞥了一眼它的动作,便迈步在冰原上走了起来,广袤的神识覆盖了整片冰原,目光一掠便在冰原边缘近水处找到了一团浮在半空中的雪莲。

    他凝眸看了一会儿,抬脚走了过去。

    ***

    妖精修行不比修真者那样需要时时刻刻保持绝对的专注,他们更倾向于在朝阳沐浴下、在雨露拂洒间呼吸吐纳,化天地灵气为自身妖力,与天地融为一体,生生不息。

    莫焦焦便是如此。他最好的修炼环境是初春的落日湖畔,但如今身处冰天雪地里,小孩也只能乖乖地用着传统的入定方式修行。

    只是小辣椒到底惦记着自己“跑掉的大食物”,耳边刚刚响起飞剑的破空声和似乎是“诉苦抱怨”的嗡鸣,他就急急忙忙挣扎着醒来,抱着雪莲笨拙地站了起来。

    不远处,入目是熟悉的墨色身影,男人乌发似漆,松散垂落,流云广袖俊美逼人,面上神情冷沉,毫无波澜。

    那把剑缩在对方身边瑟瑟发抖,一股脑将自己辣它的事情说完后,就似乎非常惧怕地扎进了冰层里。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