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番外《终相逢》下(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购买比例不足, 此为防盗章, 48小时后撤销。

    丁汉白目光发散, 在来往的游客中搜寻数遭。本来博物馆的灯光一向柔和,看谁都慈眉善目,但大家都是走动的, 就一个身影停在原地, 半天没挪地方。

    丁汉白把笔塞兜里,大步走完不远的距离,走到对方背后,假装讲解员:“松石绿地描金折沿盘, 圈足细致, 胎骨上乘。”

    透明玻璃蒙着光,人立于前会映上一点, 丁汉白不看盘子, 看着纪慎语映上去的轮廓, 待纪慎语扭脸,他垂眸发言:“一个盘子就看这么久,你得逛到什么时候?”

    纪慎语没想到丁汉白会看见他,更没想到丁汉白还这么落落大方地来打招呼, 他也确实在原地站久了,于是往别处走, 可丁汉白跟着他, 他便说:“小姨带我来的, 我自己逛。”

    丁汉白仍然跟着, 听不懂人话似的:“你看那白釉的菱形笔筒,跟我书房里那个像不像?”

    纪慎语没吭声,斜着进入内馆,丁汉白也进,看一眼手表盘算时间,想着失约不地道,既然对方来了,那能陪多久就陪多久吧。

    谁成想纪慎语根本不需要,甚至忍无可忍:“你老跟着我干吗?”

    丁汉白有些莫名:“我陪你逛啊,你没发觉小姨都没影儿了?”

    纪慎语张望一圈的确没见姜采薇,他作势出去找,被丁汉白拦住搭上肩膀。挨得近了,他闻见丁汉白身上有股药水味儿,又注意到丁汉白手里的单子,问:“你约别人出来还拿这个?”

    丁汉白有点绕不过来:“别人?我不是约了你吗?”

    他们俩交流全靠问,半天都没一句回答,纪慎语搡开肩上的手,站定在一大花瓶前面:“你约了我又反悔,我都看见你跟别人逛了。”

    丁汉白冤枉,压着嗓子吼:“什么狗屁,我妈没跟你说?我大清早被叫去单位了,到办公室才知道要来这儿,之前的出水文物检测完来交接,顺便检查他们新纳的几件东西。”

    对方声音不大,但纪慎语被吼得发怔,丁汉白趁他没回神又说:“你是不是看见我和一姑娘?那是工作人员,当然本来就认识。”

    纪慎语确认:“你没想反悔?你昨天不是应承我?”

    丁汉白卷着纸筒敲他:“你当自己是领导干部呢,我还应承你。”他直到说完也没太理解纪慎语的想法,“我当然想带你来了,大周末谁他妈想上班,工作日我都不想上。”

    彻头彻尾的误会而已,解开后本该好好逛了,可丁汉白受时间约束,还要去忙下一项。他把管内画册塞给纪慎语,嘱咐:“看看平面图,等会儿汉唐馆上新东西,我就在那儿。”

    纪慎语握着画册,等丁汉白走后自己仔细转,他带着纸笔,边看边记录很费时间,身边的游客一拨拨更换,他磨蹭半晌才走。

    返回大厅,他正要按顺序进旁边的内馆,这时人群骚动,大家都朝东面涌去。他展开平面图一瞧,汉唐馆就在东面,莫非上新东西了?可是不应该在闭馆时上好吗?

    纪慎语跟着人群走,进入汉唐馆后挤在阻隔线外,线内穿制服的是博物馆工作人员,没穿的是文物局的。他一眼看见丁汉白,丁汉白比别人高,别人穿干活方便的衣裤,丁汉白不,偏偏穿着熨帖的衬衫,还插着兜,像个领导。

    巨大的展台上放着两块新上的龙虎纹画像石,龙纹残损较轻,虎纹面目全非,地上还有块等长的石板。看客不明所以,没耐心的陆续离开,纪慎语渐渐挤到第一排,挥挥手就能让丁汉白看到。

    他自然没有挥手,默默围观这堆人修文物,可龙纹常规修复就行,虎纹得是神仙才能还原了。工作人员同样头疼,摘下口罩犯难:“这只能依照资料做一遍,没别的招儿。”

    丁汉白拆穿:“石板都备好了,装什么装。”

    游客又变多了,后进的人被工作人员拦在外面,线内清场一般,石板搬上展台,其他人闪地方。丁汉白上前开工具箱,挑出几支毛笔,倒上一叠墨水,随后在石板上标好几点尺寸。

    “这是干吗呢?”游客们讨论,“为什么最年轻的动手?”

    纪慎语也想问,丁汉白这是干吗呢?

    丁汉白心无旁骛,似乎当这一厅都是死人,他一旦下笔下刀,眼里就只有这块料。从第一笔到轮廓完成,一只张大嘴巴的昂首虎型清晰可辨,并且生着双翼,腿屈爪扬。

    听着周围逐渐高涨的惊叹声,丁汉白的眉头却越蹙越深,感觉这些人把他当天桥卖艺的了,恨不得拍掌叫好,再投掷几个钢镚儿。

    抬眸一瞥,正瞥见第一排的纪慎语。纪慎语把画册攥得皱皱巴巴,微张着不大的嘴,平时透着聪明的眼睛竟然露出些憨气,他嘴唇动了,无声地描摹一句“师哥”。

    丁汉白正愁没人打下手,将纪慎语拉进包围圈,无比自然地开始使唤。递笔倒墨压角,纪慎语离得近看得清,把每一笔流畅线条都欣赏一遍,可看的速度居然追不上丁汉白画的速度。

    包着四边的鬼魅纹,繁复又一致,丁汉白平移笔尖,手腕端平丝毫不晃,长将近一米五,半米多宽,他除了蘸墨停顿,几乎一口气画了近四米。

    纪慎语想起丁延寿之前说的,有事儿请教这个师哥就行。

    他那时候不服不信,此刻那点怀疑已经地动天摇。

    “珍珠。”丁汉白忽然叫他,当着这么多人瞎叫,“擦刀尖,准备上三号出胚。”

    纪慎语立即动作,擦好就安静等候,等丁汉白收笔那一刻不知谁带头鼓起掌来。外行看热闹,人们以为画完等于结束,殊不知这才刚刚开始。

    丁汉白接过钻刀:“我得忙一天,你逛完就和小姨回家吧,别走丢了。”

    纪慎语没动:“我还没见过你雕东西,我想看看。”

    丁汉白不置可否,等墨晾干兀自下刀,任对方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