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微商的能量你一无所知(二)(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哈哈——”中年女子笑的前仰后伏,似乎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戚斌暄也附和地笑笑,然后才解释自己的创作历程,等讲解完毕后,中年女子问道:“这些都是你自己想的吗?没有借鉴别人的什么故事?”

    戚斌暄想了想,回答道:“文学创作都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要说没有借鉴也是不可能的。比方说最后皇帝唱的那首歌曲‘平凡之路’,不就是用的别人的歌曲吗?你想想那歌词,‘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起伏转折,让人印象深刻。为了配合这首颤音中传唱度极高的歌词,我把主角定位为皇帝,你想啊,‘曾经拥有着一切’,除了皇帝还能有更好的人选吗?然后是‘转眼都飘散如烟’,皇帝遭到亲人的叛离,心灰意冷,禅让皇位,还有啥比这更形象?之后皇帝去追求自己内心中的宁静,在街头卖场,等待着牛仔衣少女,这也和后面的一句‘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响应和。你想想,现实中的皇帝都是坚韧刚毅之辈,怎么会轻易地禅让退位啊?这就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地方。为了表达出颤音是平民展示舞台软件的思想。”

    中年男子,也就是皇帝赵泽志,看向中年女子也就是皇后,笑了笑,似乎在说你还有啥疑问吗?皇后白了他一眼,似乎在说算你过关。

    戚斌暄见有点冷场,说道:“说了这么多,还没有问您怎么称呼,是干嘛的呢?”

    皇帝被问得一愣,出来匆忙,还真没考虑到这些。只见那个年轻人,也就是皇帝的保镖闫长义说道:“我们老板是做大生意的,姓黄,名字叫,嗯,黄天。”

    这时候,皇后又哈哈大笑起来,笑的皇帝很无辜的看着她。

    戚斌暄看向皇后,皇后摆摆手示意他们继续,捂着肚子解释道:“没事,我每次听到他的名字都感到可乐而已,你们接着说。”

    闫长义被笑的不敢说话了,心想,老板姓黄,没问题啊,黄的谐音不是皇吗,暗示身份。天,最大的不就是天吗,皇帝最大,用个天字也没问题啊。怎么连到一块就闹笑话了呢。对了,这有啥可笑的?闫长义冥思苦想,终于想到好像之前看过一句话,“黄天在上,厚土为证,我愿用全群人单身一辈子换我有个对象”。嘶——,算了还是少插嘴吧,话说不好又成笑话了。

    皇帝被笑的也不好意思说话,不过转念一想,皇后也难得开心一下,由她去吧。

    戚斌暄被笑的一愣一愣的,接下来该说啥,这被笑的情绪都不连贯了啊。好在戚斌暄也在茶社中锻炼出来了,接着问道:“原来是黄老板啊,久仰久仰。对了,您是做什么买卖的呢?”

    这时候,闫长义已经不敢再说话了,生怕再说不对了,闹出什么幺蛾子。皇后斜坐着笑嘻嘻地看着皇帝,似乎想再看他闹出什么笑话似的。

    皇帝见两人都不说话,只好自己上了,可是自己是皇帝啊,怎么知道有什么生意可做。不过灵光一闪,想起了自己经常看的朋友圈,于是说道:“我是做微商的。”

    皇后已经心里乐不可支了,不过还是忍着不笑,忍得脸都有些扭曲了,很是辛苦。闫长义长出了一口气,还好这不是我说的。

    戚斌暄惊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刚才闫长义介绍时候,说黄老板是做大生意的,而且他也是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岁数也是中年,跟自己想象中的微商形象相差甚远啊。传说中的微商不是那些年轻的、充满活力的、经常不遗余力地向自己亲朋好友推荐自己所卖商品的年轻人,或者随便卖点东西补充家用的中年妇女吗?

    戚斌暄自嘲地笑笑,估计对方是不想说,于是说道:“黄老板别开玩笑了,您这气质怎么会是微商呢。”

    皇帝生怕自己暴露,而且俗话说得好,一个谎言需要另一个谎言去支撑,皇帝只好接着圆谎:“小伙子,你对微商似乎有些误解。微商可是现在的新兴产业,商机无限啊。我们的商品那可是琳琅满目,什么都有。”

    说着皇帝翻开了自己的朋友圈,点开一个“宋国贸易综合联盟”的朋友圈,给戚斌暄观看。

    戚斌暄翻看起来,这里面东西还真不少,手表、化妆品、衣服、食物,应有尽有。突然,戚斌暄翻开一个,竟然写着卖匈真女仆,戚斌暄问道:“你们还买卖人口?”

    皇帝侧身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