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二章 雪原血海(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接下来几日,小暖的信三封连至。待得知小暖把她爹作坊里的熏肉偷盗出来塞入运往漠北的粮车中的消息时,乌羽狂笑着在雪地里打滚,“这丫头,实在太坏了,太坏了,难怪能养出大黄那样的狗!”

    三爷把信收起来,不再理会连吃了几日牛羊肉,脸上有了血色的傻弟弟,转身去找乌铁崖。

    乌铁崖正在营中与藤虎等人漠北军中八位上将军议事,各位将军为争夺大战的首战机会争得面红耳赤、甚至不惜破口大骂。

    待他们争罢一轮,乌铁崖才站起来陈明利害,点名讲各位部下的所长一一点过,然后才排兵布阵,“偷袭兵分五路,正面袭营虽是第一个冲上,但你们若是拼力厮杀,亦有可能取下郅乎支的狗头,只要你们得力能撑到大军赶上,本帅任你们杀个天昏地暗!”

    也就是说若是袭营成功,接下来便是大举进攻了,众将脸上都抑制不住地挂起笑容。

    “若是此计成,今年大伙就能回去跟家人一起喝酒吃肉过年了!”藤虎也鼓舞士气,“乌桓,大伙能不能回家,全看你了!”

    乌桓率领三千前锋营的将士,正面袭营。

    谁让这小子是先锋将军呢!谁让他手下率领的是金吾卫精锐呢!众将你一拳头我一巴掌地狠狠拍在乌桓身上,“你小子要敢失手,回来后老子们活剥了你!”

    乌桓战意十足,“各位叔伯放心,乌桓愿立军令状,若是失手提头来见!”

    “好!”众人叫好。

    三爷看着意气风发的乌桓,想到还不够级别只能在外磨练拳脚功夫的乌羽,握了握拳头。

    农历九月三十日,立冬,祭祀扫芥之日。立冬过后的十月乃是孟冬,因为此间京城附近天气寒中带暖,让人恍然觉得与初春的乍暖还寒相似,所以十月才称“小阳春”之称。

    十月,周人开始囤积蔬菜粮食准备过冬,但漠北的十月,已然冰冻三尺。

    节还是要过的。这日傍晚,漠北军营处处架起大铁锅炖肉骨头,除了守营的漠北军外,其余人皆聚集在篝火边,看着将领们站在一口口大锅前飞刀片肉,待薄如纸的肉如雪花般飘入锅里,山呼海啸的叫好声直接惊动了匈奴三部的探马。

    头发花白虬乱的匈奴统帅郅乎支听了大骂,“一帮只知道吃吃喝喝的缩在壳里的乌龟,给爷爷等着!”

    乌铁崖那老鳖孙狡诈得厉害,竟在军营三面筑起的城墙,并在城墙上浇水冻了三尺冰,想去偷营简直是痴人说梦!匈奴三部去叫骂也不开城门应战,又气又怒。偏生大战近五个月,匈奴粮草已不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周军吃肉喝酒!

    这不是气人是什么,“统领,咱们派人去埋伏周军的运粮车,抢些肉来吃!”

    “就是啊大统领,单于还等着咱提乌铁崖的狗头回去赐美酒美人呢!”靺鞨统领勿祈焦躁地骂道,“勿祈明日再去叫阵,骂死那老鳖孙!”

    众人又是一阵怒骂后,勿祈提议,“大统领,咱们也烤肉吃酒吧,几日不吃肉,勿祈嘴里都淡出鸟了!”

    “可咱们若是大肆饮酒吃肉,那老鳖孙前来偷营……”有副将担忧。

    “鬼话!周军畏冷,冻得爪都麻了,如何偷?”想到周军冻得那傻样,众人拍桌大笑。

    “乌铁崖那老匹夫谨慎,不会干这偷营这等毫无胜算之事!再说这大雪映照之下夜如白昼,他们如何偷袭?”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