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第 76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二皇子的妾室有孕了?”唐菀诧异地问道。

    凤樟这效率也太快了。

    打从凤樟开始纳妾, 不再独宠唐萱也没多久吧?

    这就叫小妾有孕了?

    莫不是那个明月?

    不过如青雾所说,这的确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二皇子的小妾有了身孕, 唐菀想着想着, 怎么都觉得跟自己没什么关系。

    就算要着急上火,也不该是她呀。

    因此她也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而是和凤弈一同往城门口去了。

    他们这一行人显然与寻常人不同, 护卫瞧着就格外厉害, 因此到了城门, 倒是也叫人看起来是与众不同的人。唐菀坐在车里心里焦急无比。她上辈子的时候, 一开始并不懂得怎么把过去的沉重都抛却, 怎么过轻松自在的生活。

    等明白了那些伤害并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要和自己的亲人们好好过日子的时候, 她也快要死了,因此, 对于自己的外祖父与外祖母, 唐菀心里其实是格外愧疚的。

    老人家上了年纪,却接连失去了女儿与外孙女。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何等伤心与痛苦。

    她却让这样的痛苦伤害了老人家两次。

    唐菀想一想上辈子若是知道自己的死讯, 对于老人家是多么大的打击,就忍不住眼眶酸涩。

    她想要弥补。

    她想要叫上一世的遗憾还有因她带来的痛苦不要在这一世重新出现。

    无论是对太后还是对她的外祖父与外祖母都是这样。

    她的母亲过世, 她作为母亲的女儿,本就应该承欢老人家的膝下,而不是叫老人家为了她更加伤痛,受到另一次的伤害还有打击。想着这些的时候, 唐菀的眼眶泛红,凤弈坐在她的身边揽着她,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安静地陪伴她。

    如今这份陪伴对于唐菀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她用力地吸了吸鼻子,伏在凤弈的怀里小小声地说道,“阿奕,我想好好孝顺外祖父与外祖母。”她上辈子一直都在长辈的维护之下,从未回报,只是贪婪地索取,无论是太后的,还是其他长辈的。她就心安理得地得到。

    重新活过来,她不想再做上一世的唐菀。

    她也想成为长辈们的依靠,也想多多地付出。

    虽然这份自信是依托于凤弈对她的宠爱。

    凤弈摸了摸她的头发。

    他垂眸看着仿佛藏着巨大心事的唐菀,并没有开口询问。

    可是唐菀抓着凤弈的手,却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些愧疚。

    她的郡王总是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提地护着她,纵容着她。

    其实他也知道,她是藏着秘密的吧?

    无论是央求他关于她的阿念的事,还是她对外祖家这样在意,对大公主的婚事的紧张,还是她对太后与皇后的那份亲近,其实……她其实笨得很,并没有完全地遮掩,若是疏远的人也就罢了,可凤弈是每天和她同床共枕的那个……他其实察觉出来了一些什么是不是?

    咬着嘴角,唐菀有些惶恐,又有些紧张地握着凤弈的袖摆低声问道,“阿奕,你没有想问我的话么?”她紧张得浑身都在颤抖,有些害怕。

    她的郡王是那么敏锐的人,怎么会毫无察觉?

    可是凤弈却淡淡地说道,“我没有要问的话。”

    他看似冷漠,漫不经心,可是唐菀却被这句话完全地安抚住了。

    她又忍不住眼睛酸涩起来。

    “就算我是这么奇怪么?”她小小声地问道。

    “不管多奇怪,你也还是你。”凤弈不在意地说道,“只要你就是你,那就足够。”

    这话有些奇怪,可是唐菀却觉得自己听懂了,她垂了垂眼,忍不住弯起了眼睛,可是眼睛里却雾蒙蒙的,忍不住声音哽咽地问道,“那如果,如果我是个妖怪呢?”她重活一世,会不会就是世人眼中的妖怪?这世上没有人会不害怕自己不能理解的事,不能理解的人。

    她的心里觉得难受,凤弈却挑了挑眉冷笑着问道,“骗婚的妖怪?!”

    无论是人还是妖怪,骗婚都是不能原谅的!

    都要被他抓起来,使劲儿欺负。

    他冷笑连连。

    唐菀一下子僵硬了。

    她突然觉得自己哭不出来了。

    “什,什么?我没有骗婚。”

    “呵……”凤弈冷峻的下颚近在咫尺,不知怎么,怎么都透着奇怪的讥讽。唐菀忍不住哼哼了两声,把眼泪都揉进了凤弈的衣摆里小小声地说道,“我是真心要嫁给你。我才不会骗婚。”

    她的心里莫名欢喜起来,似乎凤弈的那句话给了她明确的答案。凤弈冷冷垂眸看着这又依恋地蹭在自己的怀里的笨蛋,若有所思……莫非还真是狐狸精不成?只是旁人家的狐狸精都是灭国妖姬,祸乱天下,那得多聪明狡诈。

    可这小妖怪笨成这样也敢下山,活该被他吃干抹净。

    他揽着骗婚的小妖怪的腰微微紧了紧,冷笑起来。

    这点儿道行也敢下山……

    “阿奕阿奕……”唐菀蹭着凤弈的手臂,完全不知道抱着自己的郡王已经准备把自己吃掉,还嫌弃她笨,软软地叫了两声。

    凤弈没吭声,探身将车帘微微挑起看向远远的城门口。

    就见白日里的城门熙熙攘攘来往着许多的人,又陆续地有一些车马进入,瞧着就十分兴盛。城门口还有士兵在巡防查看进出京都的人的身份,正在这个时候,一辆看起来有些破旧的大大的马车从城门外进来,到了城门口,一个穿着布衣的中年男人下了车跟士兵们说话。

    凤弈看了两眼,便叫早就远远地站在两侧守卫的一个侍卫过去,那中年男人诧异地看向这里,看到了陌生的俊美的青年,他似乎十分惊讶似的,之后忙微微点头,见士兵放行,便赶了车往这边过来了。

    唐菀也恰巧这个时候探头出去,见到赶车的中年男人,她一愣,顿时露出了笑容。

    “舅舅!”她低低地唤了一声。

    凤弈见她欢喜得不能自己,便垂了垂眼睛。

    唐菀外祖一家被放逐到关外的时候,唐菀还没有出生,按理说就算知道自己有舅舅,可是也不应该知道他的相貌。

    不过这又算得了什么。

    妖怪本就应该无所不知不是么?

    这不是罪大恶极的事。

    对于清平郡王来说,万事都能原谅,只有骗婚不能原谅,一定要狠狠地惩罚。

    “下车吧。”凤弈仿佛没有听到唐菀刚刚的那一句,先从车上下来,又伸手,扶住了脸色急切的唐菀的手臂扶着她下了车,等唐菀刚刚在地上站稳脚跟,就见那车已经在不远处停了下来,之后大大的车厢里便先跳出了一个生得极美貌,眼神明亮的少女来。

    这少女身上也只不过是穿着布衣,头上也没有什么首饰,一把黑黝黝乌木一般的头发只简单地挽在脑后,透着飞扬与热烈。她瞧着与唐菀的面容有几分相似,不过肤色不及唐菀那娇养在闺阁之中的雪白,难得带着几分热烈的美丽。那样的飞扬的眼神,是唐菀这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孩儿家没有的。

    她跳下车,好奇地看了唐菀一眼,下意识地也摸了摸自己的脸,便像是猜到了唐菀的身份似的,对她一笑,这才转身,把手探向车厢。

    她从车里把一个已经有些苍老了的中年女人接下来,之后又跟车厢里的人说了两句。见车厢被挑开了车帘,唐菀顾不得此刻与家人的生疏急忙走过去拦着说道,“还是别叫外祖父与外祖母下车了。舟车劳顿,咱们还是先回家去吧。还有舅母。”

    她转身对那个一双手骨节粗大,面容粗糙,早就没有了养尊处优模样的中年妇人毕恭毕敬地福了福说道,“舅母也先上车吧。咱们,咱们先回家去。”她红着眼眶哽咽地说了一句,却见车厢里的帘子一下子被挑开,露出了一位苍老的老夫人。她急切地想要抱住唐菀似的,满眼都是对唐菀的挂念还有伤心。

    “阿菀,你是我的阿菀么?”她流着眼泪对唐菀问道。

    唐菀只觉得难过得很。

    这样欢喜的重逢,可是对于老人家来说同样也是难过的吧。

    十几年的流放生涯,物是人非,连女儿都已经不在了。

    如今来接他们的,只有女儿留下的孩子。

    她忍不住应了一声,也对着车上抓住了自己的手臂呜呜哭起来的老夫人哭了起来。

    一时之间,唐菀的眼泪忍不住地流出来,叫四处走过的人都十分疑惑。不过这样的画面对于京都倒是不陌生……打从皇帝登基,当年受到先帝贵妃迫害的朝臣正陆陆续续地被反正从流放之地回来,这样重逢后喜极而泣的画面自然也每天都在上演。

    只不过唯一有些不同的是,别家也没有凤弈这样一个俊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