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番外(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四月一日是愚人节, 也是简然的生日。去年简然还是一只单身狗, 二十岁生日是和寝室里的三只一起过的,当时三只问他想要什么礼物,简然说:“我还真有一个想要的。”

    三只看着他:“你说你说。”

    “我生日那天, 你们不准整我,但是我可以整你们。”

    三只面面相觑。

    “而且无论我怎么整你们,你们都不能认真生气。”简然说,“当然, 我也不会做太过分的事情,这点你们大可放心。”

    简然从各方面来说,都是一位求之不得的室友。三只想了一下他圣诞节送给他们的礼物,又看了看他那张让人无法说“不”的脸, 毫不犹豫地点头:“好!”

    今年, 简然成功脱单,还搬出去和对象一起住了。他生日的前一天,三只在寝室里开了一场座谈会。

    沈子骁:“我觉得啊, 给简然过生日是任青临的事,咱们今年就别瞎掺和,把礼物送给他就得了。”

    柯言:“可我觉得我们既然是简哥的朋友,就应该给他过生日。更何况, 去年我们就答应了他的。”

    沈子骁幽怨道:“你当然能这么说, 简然那么疼你, 去年不过只不过是把你的《大学物理》换成了《迷倒女生的十二个致胜法宝》……”

    “‘只不过’?”柯言不敢相信地说, “我上课的时候都坐第一排, 你能想象我在大物老师的目光中掏出那本书时他的表情和我的心情吗?”

    “你这算啥?你有我惨?!”沈子骁愤愤地反驳,“我好端端地刷个牙,吃了一嘴的芥末!”

    季源希闷闷不乐,“都别争了,最惨的是我。他居然在我和可可打电话的时候,用伪音叫什么‘老公快来我超寂寞’,我当时差点被可可拆蛋了好吗!我特么一直和可可解释,但可可死活不相信那么软妹子的声音是然然发出来的……”

    沈子骁忍不住笑了,“他为了捉弄你还特意去学了几天伪音,也是蛮拼的。”

    季源希:“你现在笑吧,看明天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三只集体沉默了一分钟,柯言说:“简哥的套路我们基本已经摸清了,明天只要小心一点,和他保持距离,说不定能逃过一劫。”

    季源希:“言言说得对,我们三个人,难道还斗不过然然一个?三个臭皮匠还抵一个诸葛亮呢!”

    沈子骁冷静分析:“不一定,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现在有老公了。任青临看着脑子非常好用的亚子,依我看,形势不容乐观啊。”

    三只又是一阵沉默,季源希说:“不行,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柯言:“你有什么良策吗?”

    季源希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我们明天能不能安然度过愚人节,关键还在临临身上。只要他愿意给我们透个底,我们就是金手指大开,开局上帝视角,然然再怎么折腾,我们只要冷冷地看他演戏就行了。”

    “说的倒轻松,”沈子骁凉凉道,“任青临凭什么帮我们,我们是他的谁啊?”

    季源希坚定道:“不试试怎么知道?万一呢?”

    沈子骁打击他:“不可能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选修课上,房辉冯一局吃鸡结束,抬头活动筋骨,惊讶地发现任青临也在玩游戏,便问:“你在玩什么呢,你不是不爱玩游戏嘛。”

    “我是在玩游戏么,”任青临淡淡道,“我是在陪老婆。”简然今天下午没课,正躺家里无聊着。

    房辉冯拱手,“告辞。”

    “而且这个游戏还挺有意思的。”任青临说。

    简然最近回流了《炉石传说》,拉着任青临一起玩。这种卡牌类的游戏靠运气也靠脑子,对任青临来说比moba类的有趣不少,在简然的影响下,他有事没事就会玩一局。《炉石传说》有和好友对战的模式,两人经常靠对局的输赢决定今天谁做饭,谁洗碗,谁拖地,谁晚上在上面(简然:谁上谁下有什么区别?!被上的还不是我!)。

    房辉冯看了一会儿,好奇地问:“你和简哥谁比较厉害啊?”

    任青临:“我们是旗鼓相当的对手。”

    打了几分钟,简然那边迟迟没有动静,回合快结束的时候,简然投降认输:“我选择死亡!”

    房辉冯:“你都不让着他啊?”

    “他也不会让着我。”

    下课铃响了,任青临拿上书准备回家。房辉冯说:“我和你一起走,我去拿个快递,简哥的生日礼物到了。”

    任青临问:“你要送他什么?”

    房辉冯:“电炖锅。”

    任青临:?

    “他不是喜欢煲汤嘛,送个锅多实用。”房辉冯惊叹于自己的机智,“这样你也能跟着有口福,完美!”

    任青临:“……果然是直男送礼。”

    两人刚走出教室,季源希就冒了出来,一把抓住任青临的胳膊,“临临,你要救我们,你一定要救我们!”

    任青临:“怎么了?”

    季源希把去年寝室三人的悲惨遭遇告诉任青临,任青临听到一半,打断他:“你刚刚说什么?”

    “啊?”季源希懵了一下,说:“我说言言他……”

    “不是柯言,是你。”任青临问,“我学长对你做了什么?”

    “哦,他用伪音在我和可可打电话的时候叫我‘老公’……”

    任青临眯起眼睛,“你再重复一下你第一句话。”

    季源希一头雾水,“你一定要救救我们?”

    “不救,”任青临淡淡道,“你们自求多福吧。”

    季源希疯了,“为什么?!你就一点同情心都没吗?!”

    任青临说:“因为我觉得他做坏事的样子很可爱。”

    任青临打包了一大份不麻不辣的麻辣香锅回家,走到小区门口时收到简然的微信。

    大宝贝:我快递到了,帮我拿下。

    大宝贝:【90度鞠躬感谢.jpg】

    .R:叫老公。

    大宝贝:?

    .R:不叫不拿。

    大宝贝:【我怀疑你这里有问题(蘑菇头指脑袋).jpg】

    .R:那学长待会自己来拿吧。

    大宝贝:老公!

    大宝贝:老公么么哒,帮窝拿下快递鸭!

    任青临带着麻辣香锅和快递回了家。简然躺在沙发上玩手机,听到开门的动静飞奔向门口。

    他飞奔的目标不是任青临,也不是麻辣香锅,而是那几个快递。

    任青临问:“学长买了什么这么兴奋?”

    简然笑得意味深长,“我的生日礼物。”

    任青临看到“礼物”后,好笑道:“学长有够狠的。不过他们早有防备,恐怕没那么好骗。”

    简然很有自信,“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忙,你明天下午没课吧?”

    吃完饭,任青临主动邀请简然一起打《炉石传说》。简然欣然同意,“可是家务都做完了唉,我们赌什么?”

    任青临:“听说你会一点伪音?”

    简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