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业(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看她盯着看,目光不转移,以为她已经开始心动,毕竟那种人家出来的姑娘,穷苦惯了,有这种机会定然会心动,刘妈妈说:“等姨娘生下了小少爷,到时候接您进府里去,您能看到东海上来的珊瑚,南海过来的珍珠,昆仑山上采下的白玉。那才是真开了眼界。”

    庄蕾抓住问题关键问:“为什么是生下小少爷?”以前听过传闻,这位黄少爷女人不少,就是生不出孩子。

    刘妈妈笑了一声,觉得有必要燃起这个姑娘的希望之火:“我家大爷是老爷嫡长子,成婚已经三年多了,至今膝下无儿无女。纳了这么多个姨娘,也没生下个儿子。若是你能替大爷生下个儿子,可是能传家立业的。”

    庄蕾嘴角的笑意很明显,刘妈妈以为自己的话已经让这个姑娘彻底的动心了,引了庄蕾进了房间,指着放在桌上的一套水红色的罗裙和边上的首饰道:“你来看,这罗裙,这头面,还算不得好的!要是成了小少爷的生母,能得到的可更多了。”

    衣服这块,不说上一辈子,就是这辈子,张氏因着也就生了三个孩子,两个还是男娃。自从她去了陈家,对于张氏来说就是多了一个女儿打扮。虽然乡下的姑娘平时还是布衣布衫,村前宅后跑来跑去方便,也不容易扯破。

    张氏骨子里还是喜欢把自家的姑娘打扮地跟城里姑娘一样,趁着月娘成亲做嫁衣的当口,也给她添了一身湖蓝的织锦缎袄裙,上头一件收腰的小袄,下身软缎绣花的裙子,给她脖子里套上一个璎珞圈子,那时候大郎看着她直说就跟画里走出来的一样,一想起大郎庄蕾忍不住鼻酸。他总觉得自己身材矮小,配不上她,真真是将她捧在手心里。

    “来瞧瞧这根簪子!”刘妈妈拿起一根鎏金的簪子,在她的头上比划,庄蕾伸出手来接过刘妈妈手里的簪子。月娘成婚的时候买了三套头面,她婆婆怕她心里会有想法,也带着她挑了三套,只说是手心手背都是肉。她有一套首饰是银鎏金的,当年在州府里的宝华楼听那里的伙计讲过怎么辨别铜鎏金和银鎏金。

    连个簪子都不肯走心些,用个铜鎏金的东西来糊弄她?真不知道炫什么富?还是说黄家其实已经是个花架子了?

    庄蕾嘴角带出浅浅的笑容说道:“真好看!”

    刘妈妈看她甜甜的笑容,也笑着说:“我给你戴上!”

    刘妈妈拿起簪子插到了她的头上,对着冬花使眼色,冬花接了刘妈妈的眼色说:“姨娘,我帮你一起换衣衫?”

    庄蕾点了点头,刘妈妈心里一笑:这穷人家的女儿,眼皮子就是浅,看见这么点东西就动心了。

    刘妈妈踏出门槛的时候,庄蕾说了句:“妈妈最好还是让闻先生诊治一番!”

    刘妈妈一脚跨出了门槛一脚还在里面,就这么回头看着庄蕾,庄蕾浅笑地看着她,她被庄蕾看得心跳加快,一下子呼吸困难。她真的要去药堂看看?

    庄蕾任由这个丫鬟给她换上了水红色的裙衫。虽说料子一般,但是比起她身上的粗布衣衫要好了很多。凡是主角的女人,总归是要美的,庄蕾的也不例外。

    庄蕾年岁还小,尚未完全长开,不过她的身段纤细窈窕,这一身收腰的襦裙,让她穿出了楚楚动人之姿,更加上她自从恢复记忆之后,前世书香门第的养出来的气韵,更是让人见之难忘。

    黄成业进来的时候就是看到的这样一幕,杏脸桃腮的姑娘穿着一身水红色的衣衫坐在那里。

    作为一个资深纨绔,他善于从天然无雕饰的女人中找出姿色绝佳的,比如去年的庙会上,他一眼就看出这个小姑娘不施脂粉的脸上,看出了艳若桃李之色。

    没想到一年没见,那一日船上惊鸿一瞥,他发现她已经改变了良多,原本眼神如胆小的小鹿,在河边洗衣的她却是清明朗润,同样一张脸,神采不同就生出了完全不同的容色来。

    这一刻她落落大方地坐在那里,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浅笑看着他,说一句容色倾城也不为过。

    他那流里流气的表情,在她这般姿容面前就显得不合适,有了这个自觉,突然之间就卡在这么不上不下的位子,让他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收放。

    眼前的小姑娘有一种他那个凭着一己之力养大了他爹,并且为黄家打下如今这个家业基础的老太太身上的不怒自威之感,这是个黄毛丫头啊!

    黄成业站定身体,整理了自己的心情,继续释放出自己本来的表情,有点尴尬可以忽略不计,他嘿嘿一笑:“花儿,是吧?”

    黄家有钱这是有名的,但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