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秘密(完结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烟罗轻纱可解,此事已经不再是玉京城的秘密。

    天下人为此轰动之时,一个人的名字也被推到了顶端。

    ——沈澜真。

    昔日乡野少年,短短的十七年堪称传奇。

    而沈澜真从幼年到如今的遭遇也被人津津乐道。

    放牛村言家素来不受宠爱的六郎,天煞孤星之命,在娶亲之前,没人能想到,就是这样孤傲冷峻的少年,有着一身化腐朽为神奇的医术。

    据知情人爆料,重巍书院院长正是少年在山上捡回的小娇妻。

    一身医术,彻底改变了孤星之命,也彻底扭转了少年凄凉的一生。

    从最初的受爹娘虐待,再到同胞兄弟趁人之危,彼时尚未成为院长的昭云,从蒙昧昏迷中醒来,为夫君平冤。人人劝她认命,可她偏不!

    一幅锦绣山河图,不仅带着她的野心,还满载着少年夫妻的相知相守,相依为命。

    圣上仁德,以皇权之剑斩断亲情孽缘,特赐国姓,才有了如今的沈澜真。

    一切的一切,因果相缠,终归原点。

    昭云带领重巍书院的学生前往玉京,大比之日,精英学子中毒,此事险些将玉京城的天翻过来。

    烟罗轻纱。

    在不久前,它尚且是国人的噩梦。

    但现在……

    众人抬头看向那素衣飞扬唇角含笑的少年,少年站在帝王侧,对答如流,不卑不亢,让人无端仰望。

    一身明黄的帝王笑了笑,“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不愧是秀林先生高徒,忧国忧民,少年热血,沈六郎,你有大功啊。”

    沈润神色认真的望着他,声音听不出喜怒,带了三分深沉。“你想和朕要什么?”

    沈澜真抬眸,心里眼里想的都是温柔自持的小娇妻。

    “回皇上,澜真不敢有所求。”

    “朕准你求。”这话既是真心,又是试探,回想起几日前的噩梦,沈润脸色微沉。

    噩梦,就像是一把刀落在他脖颈,让他感受到威胁。

    若这少年果然是朕的福星,那就罢了。

    若是有心人捉弄……

    沈润不敢想,那梦到底是真是假?

    但忌惮的确是从此刻衍生。

    俊秀少年,国之功臣。

    瞧瞧,那台下仰望的臣民,是怎样的眼神?

    火热、崇拜。

    着实刺眼。

    “沈澜真,朕问话,你敢不答?”

    帝王之怒,谁敢抵挡?

    昭云眼神微动,碰巧与沈六郎碰撞在一起。

    沈澜真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小民只想与娇妻一生一世,长长久久!”

    “什么?”沈润微怔,死死盯着沈澜真那双清亮澄澈的双眸,“你真是这样想的?”

    “是!澜真不要封赏,只想和妻子平稳安度一生!还请皇上成全!”

    成全?

    所有人傻眼的看着少年:你…该不会是傻子吧?天大的功劳砸到手上,不趁机接好青云直上,这是想衣锦还乡?

    沈润眼里的忌惮缓缓散去,“那朕就成全你。”

    “谢皇上!”沈澜真一脸喜色不似作假。

    昭云缓缓叩拜,声音平稳,“谢皇上。”

    御赐夫妻。

    这四字的重量,足以让沈澜真放心的用一生去爱一个人。

    再没有人敢拦在他们中间,哪怕是皇上……

    都不能!

    不要功劳,却要虚无缥缈的名分,这沈澜真……的的确确脑子有毛病吧?

    一片唏嘘声中,井陵竣十指握拳,便要踏上一步,被好友死死抓住胳膊。

    “别闹。”皇上御口亲封,正是龙心大悦时,不容一丝差池。

    不甘、愤恨、痛苦。

    井陵竣深吸一口气,仰头看着女子挺直的背脊,看着她转身之时眼里清浅温柔的笑。

    似是有什么在心里崩塌。

    阿秀。

    ……

    要嫁就嫁沈六郎,成了玉京随处可闻的一句话。

    世间痴情郎,又有几个如沈澜真一般,抛弃所有寻求所爱?

    又有几个如重巍院长一般,清冷脱俗,为上天眷顾?

    中毒带来的阴霾很快散开,再次回顾,像是很多年前的事。

    敌国不敢动弹,画道院的大比这才延续下去。

    重巍成了年度最大的一匹黑马,甚至给人一种错觉,在昭云院长的带领下,若是给这匹黑马插上翅膀,是不是它能飞到天上去?

    犹记得初来玉京时,他们还是最末啊。

    逆袭一战打成这样,名利全收。

    等话题再次燃爆玉京时,少年夫妻早就踏上返乡之路。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