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能耐(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因为他表现出的凝重,也让众人跟着他一起悬着一颗心。

    沈澜真顺手拿下一柄匕首,目光坚定道,“还请皇上特赦,不追究草民解毒期间犯下的一切罪责。”

    沈润看向他手上的锋利匕首,“准。你尽可大展身手,出了事有朕给你担着。”

    “多谢皇上。”

    话音刚落,沈澜真一刀砍在年轻国舅的腿上,血水四溅,惊的在场之人连连倒退三步。

    司药局的人更是激动。

    “大胆沈澜真!你敢对国舅无礼?”

    沈澜真无辜的耸肩,“我救人的时候喜欢安静,这位大人要是做不到缄默不言,就请出去吧。”

    御医一愣,“放肆!你敢对本官不敬?”

    井陵俊目光如刀,“皇上在前,谁敢搅扰解毒一事?”

    沈润一脸厌恶,“大统领的话就是朕的话,还不给朕拖出去!”

    高望迈出一步,“末将遵命!”

    至此,才算是真的寂静一片了。

    沈澜真仿佛从始至终都未受到搅扰,他下手快准狠,一刀砍下去,直接放出腥臭难闻的瘀血,他全神贯注的将香草艾叶放进木盆,手上快如闪电的布下十几道银针。

    等那伤口处渐渐流出鲜血,才见他俯身将银针取下扔进盆子里。

    “老样子,浇在通红的炭上,然后掩埋在枝叶茂盛的古树下。”

    井陵俊格外配合的端起木盆就走,瘀血腥臭,他始终板着一张脸,眉头都不见皱一下。

    沈澜真再次净手,慢条斯理的为国舅裹伤。

    “沈六郎,这毒可是解了?”

    “回皇上,烟罗轻纱的毒已经解了一半,之后再服药七天,国舅便能苏醒了。”

    “这么快?”沈润有些讶异。

    沈澜真笑了起来,“天佑大炎。”

    看起来沉默寡言说话不留情面的少年,发自肺腑的一句话让沈润心情愉悦不少。

    “好!司药局的灵丹妙药在这段时间归你调配,沈六郎,若你能解奇毒,朕必重重有赏!”

    趁着皇上高兴,礼部尚书这时候凑了过来。

    “皇上,接下来……”

    沈润下意识抬头看向客栈排起的长队,不由皱眉,“沈六郎,眼下中毒者众,你一人,可应付的来?”

    沈澜真一声苦笑,“七日之内,施针放毒,若无搅扰,当没问题。”

    司药局的张御医眉心一动,主动请缨,“回皇上,微臣倒是有个主意。”

    “哦?什么主意?”

    张御医脸白心黑,抚须笑道,“沈澜真少年英雄,不妨让他将施针放毒之法传授他人,人多力量大,靠他一人,门外那些中毒之人还要多等时日,岂不痛苦?”

    这话倒是说在司药局众人的心事上了。

    “启禀皇上,微臣以为此举可行。”

    “臣等附议。”

    “附议。”

    沈润忽然一笑,“沈澜真,你有什么要说的?”

    沈澜真笑起来就是个白白净净的纯真少年。

    “好呀,若司药局诸位有心,草民哪有拒绝之理?”

    “只是这施针之法不同寻常,方才诸位也见了。不敢欺瞒皇上,草民当初为了学这救人的针法,愣是一个人尝试了三天三夜,才将这套针法吃透。”

    “哦?竟然如此难学?”沈润沉下脸来看着他。

    沈澜真摆摆手,“会者不难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