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山鬼(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夜市画馆,追求的是一字‘暗’,没人能够知道斗画者的身份。

    曾经有人不死心想要揭下少年脸上的面具,还未走出三步,就被画馆的人扔出门外。

    黑衣少年这一败,让他手指颤抖的撕毁了那一幅让无数人震撼的传世画作。

    就在人们惋惜名画被毁时,一袭黑衣的少年摘下挂在脸上的面具,白日与黑夜的冲撞,明秀画馆再次迎来轰鸣声。

    黑衣少年正是白日无敌的少年画尊。

    很多人在看到他的第一眼,脑子里冒出的就是四个字——自毁前程。

    夜市画馆的规定就是对斗画者的绝对保护,出了这个门,败就败了,没有人知道他就是那位荣誉漫天的少年画尊。

    可少年不愿意。

    他赢得光明,输也要磊落。

    这是一种偏执,以至于之后少年做出的举动,让人大跌眼镜。

    少年脱去黑衣,虔诚的追随胜者归去,舍下富贵名利,舍下一身荣耀,舍下整座玉京城,追随着一位更加神秘的老者离开。

    从此,玉京城再无少年画尊。

    玉京的夜晚,更没有黑衣少年。

    热闹、刺激,好似眨眼间就没落下去。

    行走在明秀画馆,‘昭云’无法靠着想象来揣测当年的盛景。

    如今的夜市画馆,给她的感觉,平静了许多。

    没有吓死人的噱头,没有铺张宣扬,相比较斗画者的激动,这座画馆,表现出的气质始终是平稳、安然。

    她抬头朝着大堂看去,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画作。

    身边的侍者抬头看了一眼,沉寂的眸眼闪现出一抹崇拜之色。

    “这就是当年少年画尊所画之作……”

    ‘昭云’哑然。

    侍者见她一脸震惊,赶紧道,“画尊所画之作的……赝品。”

    “哦。”

    ‘昭云’的视线停留在骑在黄牛上的牧童,牧童吹着笛子,伴着身边的和风,好似能将那份闲适快活吹进人心里。

    “这幅仿作出自何人手笔?”

    侍者罕见的笑了出来,“正是我家馆主。”

    “你家馆主?”昭云笑道,“你家馆主多大了?”

    这样的问题,对于初来乍到的斗画者而言,都是心里最好奇的一环。

    侍者显然回答惯了这问题,随口道,“当年少年画尊与人斗画时,我家馆主还是身边的献笔画童,所以,有幸见识了两位奇才比试。”

    ‘昭云’目光中透着了然。

    谈话结束,侍者从架子上取出名册,“客官要与何人斗画?”

    出入画馆的都是以房间序号来代称。

    当然,成为画馆贵宾,有权开设贵宾房,可开启擂台赛。

    ‘昭云’唇角微弯,从怀里掏出五百两的银票,“开设贵宾房,我选择守擂。”

    侍者微微一惊。

    想了想,这才道,“对于初来画馆之人,以下几点,客官有权利知道。”

    ‘昭云’看着他。

    “第一,一旦开设擂台赛,若守擂失败,超过三次,就会影响排位名次。排位降到新手一级,画馆有权收回贵宾房,客官还得重新从头来过。”

    “第二,若客官能在三晚内冲上一星排位,享受一次排位豁免权。”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