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父女(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昭云的身躯掩映在夜色之中,她的音色婉转,冷漠清凉,像是冰凉的刀刃从人的喉咙温柔划过。

    宁德远第一反应,这是个高手。

    能潜伏许久不被发觉,这绝对是个高手。

    思及此,他变得警觉起来。

    防备那不知何时飞来的刀刃。

    昭云笑的很冷,“你到底在怕什么?我不是谁,我只是看不惯你这故作深情的样子,你说的爱,我不认同。”

    宁德远眸光朝着那座墓碑望了望,“你不认同又怎样?给我出来!”

    他突然出手,料想中的事儿却没有发生。

    那模糊的人影像是风一样,从他的指尖溜走。

    宁德远眯起眼睛。

    “你到底是人是鬼?”

    昭云幽幽道,“我听说你还有个女儿,你还记得她的样子吗?”

    夜空下得到的是一片沉默。

    果然。

    昭云眼神讥诮的看着他。

    “你忘了她对不对?”

    宁德远抿唇不语,眼里透出明亮的杀机。

    “你忘了她长什么样子,忘了她的喜好,王爷,我很好奇,你还记得什么?”

    夜风中夹杂着丝丝凉。

    宁德远站在那,像头沉默的狮子。

    “你是谁,为何来此?”

    他的神情忽变,似是想到什么,“你口口声声都在谈论秀儿,你到底是谁?”

    夜风里昭云无声一笑,飘然远去。

    荒芜的小院,陷入一片死寂。

    宁德远手指颤抖,眼神失落,他踉跄的倒退两步,呼吸之间,竟感受到一股撕心裂肺的痛。

    很多年前,他有一个女儿,生的白嫩可爱。

    那是他和青儿的骨血。

    然后呢?

    宁德远闭上眼让自己陷入沉思,悲哀的发现,那些铭刻在骨子里的记忆,正在慢慢衰颓。

    他的眼神沉寂,透着嗜血的锋芒。

    最后看了一眼矗立在晚风中的墓碑,决然离去。

    他得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几年的记忆,有关于她们母女的记忆,为何渐渐消散。

    一扇门被推开。

    宁德远从袖口掏出白玉哨子。

    哨子被吹响。

    黑暗中飞来一人。

    “去请药王。”

    那人点头,转眼消失。

    徒留宁德远一人站在那,与黑夜作伴。

    这些年,他得过且过,但贺喜宴上,阿俊那孩子锋利的眉眼和无声的嘲讽,时刻都在刺痛着他的心。

    时光是一切的解药。

    但宁德远突然发现,今夜惜吾院一行后,他再也不能无动于衷。

    身为父亲,正在忘记自己的女儿和心上之人,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还有……

    今夜那神秘人,到底是谁?

    宁德远眼里带着淡淡的疑惑,大袖翻飞掀起一阵清风。

    门吱呀一声被关闭。

    他跪坐在蒲团上,肃穆庄严,不知在想什么。

    ……

    这个夜晚,太漫长了。

    昭云从北定王府出来,又往大将军府逛了一圈。

    这是一个宁静的夜晚。

    除了天上的星辰还在睁着眼,万籁俱静。

    她蹑手蹑脚的走进将军府,思来想去,都没有任何熟悉的感觉。

    北定王嫡女,宁阿秀。

    幼年时被井陵竣悉心养着,按理说,以王府和将军府的关系,这地方,若是北定王嫡女,她应该会觉得熟悉。

    可是呢?

    星光下,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让昭云万分陌生。

    若她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