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身孕(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给我一个解释。”

    “请王妃恕罪!”

    西嬷嬷跪在地上,头颅低垂,脸颊上的肉微微颤动。

    锦衣华裳的雍容女子,有着一双看似温柔实则犀利的眼睛。

    人们一般都以‘北定王妃’来显明她的高贵。

    诚然,眼前的美妇人举手投足都尽显高贵,这高贵远不是一句称呼能诠释的。

    美妇人微微一笑,修长的手指轻轻挑起西嬷嬷的下颌,“告诉我,她为什么还能好好的赢了考核?”

    西嬷嬷眼神带着惊恐,“王妃,我……”

    “好了,起来吧。”

    北定王妃悠然的将视线移开,手指抚上那绣着金丝莲花的衣角。“方正那里如何了?”

    西嬷嬷腿脚发软,一时没能从地上站起来。

    索性就这么跪着,好似唯有如此,才觉得安心。

    “王妃尽管放心,这件事老奴做的滴水不漏,绝不会有人能够牵连到王妃身上。”

    北定王妃嘲讽的勾了勾唇角,“最好如此。”

    她的凌厉来的很快,仿佛以前表现出的温柔大方只是一层幻象。

    “西嬷嬷,别跪着了,起来吧。”

    她的手掌虚抬,惊得西嬷嬷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

    何德何能才敢王妃亲自来扶?

    西嬷嬷没有那个胆子,哪怕这位王妃是她看着长大的。

    但主子就是主子,奴才就是奴才。

    这样的思想早就根深蒂固。

    “说说吧,关于她的事。”

    西嬷嬷点头哈腰的应了一声,慢慢的,慢慢的,将她所调查的事情说的一字不漏。

    高高在上的北定王妃,就在这样缓慢低沉的叙述中轻轻闭上了眼。

    闭上眼,从那缓慢的叙述中,好似重新认识了那个该死的小丫头。

    纳兰钟眼神里带了淡淡的疑惑,“这才几年,你说的真的是她?”

    西嬷嬷不敢胡言,却笃定道,“是的,王妃,奴才哪敢在王妃面前妄语?”

    竟是这样麽?

    纳兰钟反复打量着西嬷嬷的神色,这样的神色做不得假。

    西嬷嬷这人也没道理哄骗她。

    只是……

    几年前那个无法无天的小丫头,怎么会变成这样?

    从西嬷嬷叙述中,那人该是沉稳、平静。

    但身为北定王嫡女,她何时有过沉稳了?

    就连密谋杀她之时,都是鲁莽,不成章法。

    最后,没能给她那个痴情的娘亲报仇,反倒险些命丧黄泉。

    纳兰钟凝眉深思,受了那么重的伤,她怎么还能活下来?

    “王妃?”

    西嬷嬷试探的开了口。

    “好了,我知道了。接下来继续监视她,必要的时候……”

    她轻轻抬起头,西嬷嬷赶紧附耳过去。

    “就这样,明白了吗?这次,不容有失。”

    西嬷嬷脸上闪现一抹期待,眼神满是阴毒,“王妃好计谋,兵不血刃!”

    这样的话,纳兰钟听得厌烦。

    即使她也很满意自己能想出这样巧妙的计策。

    但这样的话,从一个仆人嘴里说出口,她不觉得这是什么奉承,或者夸奖。

    一个低贱的仆人,哪有资格对她献上夸奖?

    纳兰钟将头撇开,“下去吧,把事情做好。”

    西嬷嬷垂下头,毕恭毕敬的退着离去。

    偌大的会客厅,徒留北定王妃一人。

    安静,沉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