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为何(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下一刻,钟声响彻画道院。

    倒在雕花椅上昏昏欲睡的井三少被吵醒,眉眼带着几丝不耐烦。

    “这谁呀,闲着没事敲钟玩?”

    一旁高望瞪大眼睛,“唔,是那位小院长?她到底在干什么,无故在比试期间敲响问钟,可是要治罪的!”

    “嗯?什么小院长?”

    井三少揉了揉眼睛,等看清那人的身影时,蹭的一下从座位站起身,“她在干什么?”

    “噫?认识?”高望吃惊的看着他。

    贵公子军团的人一下子悟了。

    “天啊,三少说的那姑娘,不会就是她吧?”

    一入玉京就成为众多画院的眼中钉,不得不说,三少这一见钟情的本事,也是怪能惹事的。

    怎么偏偏看上这么个麻烦姑娘?

    身负盛名还敢在此时进京参加画道院考核,要说没人给使绊子,那才是有鬼了!

    不过,她这是去做什么?

    敲响问钟又是为了什么?

    问钟一旦敲响,便会在三刻钟内中止考试。

    若无正当的理由,敲钟之人是要被问责的。

    轻则被赶出画道院,重则问罪入狱,流放问斩。

    她不要命了吗?

    高望不明白,井陵竣眸光微沉,完全信任着昭云。

    她敲响问钟,定然有这么做的理由!

    那么,是什么理由让她抛却生死?奋力一搏?

    钟声回荡在人们的耳畔。

    说是振聋发聩也不为过。

    在看到昭云的那一刻——

    容倚晴激动的浑身颤栗起来。

    魏明织强力克制着才将眼泪逼回眼眶。

    宁菲菲圆圆的脸上写满了委屈,就算吃遍山珍海味都无法弥补的委屈!

    这样的委屈,在看到师父挺身而出的一幕后,再也无法抑制。

    “师父!”

    她大声的喊了出来。

    像个涉世未深的孩子。

    诚然,以她的年龄来讲,也的确是个做错事让人原谅的孩子。

    相比较,最不像孩子的,是这位院长。

    十三岁的年纪,做出的事情,和正打算要做的事情,简直是颠覆了在场之人的认知。

    这也太大胆了吧?

    敢在这时候敲醒问钟,她要问什么?

    谁给她的胆子,让画道院考核因她之问而中止三刻钟?

    昭云穿着雪白的长袍步子坚定沉稳的走到考官席。

    走到那位方脸的考官面前。

    众目睽睽下,方脸考官被她的大胆惊得生出几分不自在,手时不时的抚着衣袖,光滑的绸衣穿在他身上,衬得人越发冰冷。

    但比他还要冰冷的,是昭云的眼神。

    敲响问钟是自古大炎帝王赋予画院院长的特权,遇不平事,院长可敲响问钟一问,但很多年,已经没有这般大胆的人出现了。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敲响问钟意味着什么。

    那便是以一人之力对抗整个画道院的权威。

    方脸考官想不明白,她凭什么敢站在自己身前,凛然不惧?

    按照常理,即便她敲响了问钟,难道不该吓得双手发抖,两股战战?

    怎么最后感觉不自在的竟是他自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