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百态(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断有人惊呼,也有人面色激动的提前评判。

    “这画好,这画好!画上画的不就是我小时候在外面乘凉的场景?”

    有人指着第三幅画大喊,好似回到了童年时候的雀跃。

    小时候,夏天最喜欢做的事儿就是搬着板凳往大树下乘凉,树叶苍翠,树冠巨大,遮蔽了头顶的太阳。

    偶尔有蝉鸣响起,带起一片‘知了’‘知了’的叫声。

    小孩子会觉得烦,顽皮点的就会想着上树捕蝉。

    对他们来说,蝉鸣,才是夏天真正的声音。

    当然也有人不认同。

    “这算什么?你看它右边那幅画才好呢!”

    “胡说!明明是第七幅!”

    “怎么就胡说了,这画的多好,多逼真,哈哈哈。”

    曲知县有点尴尬,他自己不懂画,他治下的百姓看起来也是半吊子。

    这样下去,评不出最好,比试就已经输了一半。

    他也很想知道哪一幅是昭云所画,但画作匿名是大炎画道比试的规矩,不到最后不得揭开。

    曲知县有些犯愁。

    直到第八幅画被掀开,人群静默,突然间从热闹变得不敢发言。

    这是怎么了?

    曲三春顺着人们的视线看去,一只将死的夏蝉躺在地上垂死挣扎。

    它在呼喊,它在叫嚣。

    身子好似不断的翻转,又像是在乞求的望着那太阳。

    它仰着头看着前方的大树,好像前不久它还在树上肆意快活,有着夏天最响亮的歌喉,最清脆的声音。

    然后它快死了。

    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人活一辈子,谁没困苦觉得再也过不下去的时候。

    就像这蝉,明明夏日是它的主场,它却被世道遗忘,孤零零的躺在地上等死。

    同伴在欢快的展示歌喉,好似没有人注意到它的掉队。

    它被世道遗忘,被天地遗忘,唯有地上的尘埃会纪念它此时的悲伤。

    这蝉,就像人。

    声嘶力吼,含恨将终。

    在最光明的时候落下帷幕,在最值得纪念的时候被遗忘。

    而后眨眼不见,只留下一道来自灵魂的呐喊,似乎要刺穿那灼热的夏天。

    这只蝉,让人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

    梦里,人就是那只蝉。

    袁傲揉了揉眼睛,“为什么我会想哭?我觉得大半辈子都过去了。”

    容镇瞠目结舌,“不会吧?我怎么觉得这只蝉最后的那声鸣叫,太刺激了!”

    快意人生,哪怕剩下一口气,也要让天地知晓你的不甘,让世间留下你的呐喊。

    “太刺激了!”他重复道。

    “我就想这样活着!”容镇握紧拳头。

    每个人反应各异,有觉得悲伤,有觉得痛快,人生百态,通过一只垂死挣扎的蝉,好似一眼望见了自己的人生。

    这是种很奇妙的感受。

    曲三春呆呆的坐在那,越发笃定了自己的人生信条。

    争权夺利不如求名,名声传千古,这才是永恒。

    那蝉死了,可它的声音响彻天地,这就是一种执着,正如他现在苦苦求名,为的不就是临死时的振臂一呼,死而无憾?

    一幅画,也能带来振聋发聩的效果?

    不可思议呀。

    穆风身子僵硬,眸光深处的得意好似被冻僵。

    “这就是你的回击?你的态度?”

    不容置疑,置之死地而后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