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清秀(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岂止是要完呐,等小山将这场戏原原本本讲给李氏听时,吓得李氏连着做了三宿的噩梦。

    梦里都是变身妖怪的昭云,生着一张狰狞的脸,伸手就掏了她的心,然后眼都没眨就把她的心扔给了豺狼虎豹。

    嗜血阴暗的女妖怪嘴里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猛地一巴掌朝着李氏打来……

    然后骨折了的李氏突然从床上滚落下来。

    嗯,很不巧,缠着白布的手腕再次,咔,断了。

    这一幕,看在长媳张氏眼里,真是说不出的搞笑。

    李氏断手那可是一波三折,按照刘大夫的话就是,手刚好点就又断了,像是被施了魔咒,像是那刮风下雨的天,怎么也不见好。

    反反复复,本就不是多大的问题,积攒起来也就成了大问题。

    照这样下去,李氏的这只手绝对要废了。

    同样是手腕骨折,看看娘的遭遇,再想想自己的遭遇,张氏就觉得运气这东西,还真是玄乎。

    搞笑之余,也让她再次警醒。

    昭云让小山把这场戏说给他们听,不过是一场戏,就把李氏吓得一只手废了,幸亏做坏事的不是长房,要不然……张氏想都不想想。

    正想着,就见言老爹从外面回来。

    言老爹这些天忙着救儿子,四处奔波,没有人知道出了家门他都往哪儿去,但每次回来,他面上就会轻松几分。

    料想是谋算的事儿有了把握。

    同样是儿子,张氏搞不明白,为何爹的前后反应会如此之大。

    先前言二被剁了一根手指,爹明显怒了,本来应该是六弟的差事,生生给了二弟。

    这次六弟出事,二弟重伤成了残疾,爹一心忙着六弟的事儿,却把二弟撇在一边,不仅如此,要不是娘拦着,二弟很可能就会在家谱除名。

    要知道,除名一事影响重大,按照放牛村的传统,唯有做出大逆不道欺师灭祖这样的事儿,才会被家里长辈除名。

    一旦除名,往来的人脉、名声就全毁了。

    爹平时看起来也没那么在意六弟,怎么这次反差如此大,不得不让人起疑。

    得知昭云痊愈的消息,言老爹反应平平,没有想象中的高兴,也没有不喜昭云的表现。

    总之,这样的爹,让张氏看不透。

    距离言六郎被下大牢已经半个月。

    魏家。

    魏明织一身金丝百褶裙,手里捧着杯香茗,耳边是丫鬟四喜的话。

    “小姐不让人救那少年郎,难道是真想让他死在断头台?”

    魏明织老神在在的坐在那,神情难辨,脑海里下意识响起少年郎倔强不屈的话。

    见小姐不语,脸色微沉,四喜大着胆子继续猜下去。

    “小姐不让任何人救那少年,是不是因为小姐仁厚,不想让那少年死?”

    魏明织饶有兴味的看了她一眼,“四喜怎么想的?”

    魏家小姐,待人宽厚,一颦一笑都带着难以言尽的优雅。

    四喜知道她可能猜到了小姐的心,说的更起劲。

    “四喜打从会走路就跟在小姐身边,小姐不是冷血无情的人,更甚者,宅心仁厚,咱府上那么多下人,哪个不赞小姐仁义?”

    “小姐不让任何人救,其实是想看看,那少年生死关头,到底会不会求小姐吧?”

    “小姐想杀一杀他的威风,心里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