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自罚(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言老爹没想到下地一趟家里会出这么多乱子。

    等他好容易消化掉这些混账事,慢慢吐出一口烟雾,“你二哥怎样了?”

    言小三踟躇的站在那,很是不安,“二哥一直在喊疼,村里的刘大夫不肯来。”

    “不肯来?”言老爹放下烟杆子,“为什么不肯来?人都要疼死了,做大夫的不来?”

    言小三抹了一把汗,“二哥不知怎么得罪了刘大夫,刘大夫这个人看着好说话,其实固执的很。听说是二哥受了伤,问都没问,就说不来,让请其他大夫。”

    言老爹冷哼一声,“等其他大夫来了,你二哥都要疼死了!”

    被爹一顿臭骂,言小三也很委屈。

    今日发生的事儿太乱,他自个都没理顺呢,爹全把火气撒在他头上。

    真是……唉!六弟也太冲动了!

    进了祖屋就是自愿受罚,进去容易,出来就难了。

    言家算不得富裕之家,但祖屋修缮的极好。

    灯火通明,没有透光的窗子,无论白天黑夜都燃着九盏长明灯。

    九盏长明灯对应着言家九座牌位。

    言六郎此时跪坐在地,看着列祖列宗,笑道,“她叫做昭云,是我媳妇。”

    昭云朝着牌位一礼,算是打过招呼。

    “昭云真的不怕吗?”言六郎看着她,俊脸露出一抹戏谑的笑。

    昭云摇摇头,“没什么好怕的,况且是在六郎身边。”

    言六郎对这回答非常满意,一只手搂着娇妻,“我知道你的能耐,二哥为人轻佻,你没把他打死已经是照顾我的面子了。”

    昭云看着他,认真道,“我这人不喜杀人,但绝没有下次。”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何况是生来如白纸的昭云。

    她对于世间的认知,是从言六郎开始。

    凡是对六郎不好的,在她眼里,也绝不是好东西。

    所以,就没有手下留情这一说。

    言六郎揽着她的腰笑道,“我自请入祖屋,过不了多久爹就会出面,反正我是他的儿子,他总不能让我死在这儿。”

    “你真是他的儿子?”

    言六郎哑然,皱眉道,“这难道有假?”

    他想了想很快释怀,“不怪昭云有此想法,十岁那年我就想过无数次。可骨肉血缘,哪是自己想怎样就能怎样的事儿?”

    “我是爹的儿子,他小时候待我不错,虽然态度一年差过一年,但我是他的儿子,这是真的。”

    见昭云不信,言六郎耐心道,“我和五哥同是娘的双生子,当时知道这事的人很多,刚生下来那时候娘别提有多高兴了,逢人就炫耀言家有了双生子,可是很快随着五哥夭折,娘对我的态度急转直下。”

    “你怪过她吗?”昭云眼里带着怜惜。

    “怪?”言六郎一笑,“这怪不了其他人啊,莫说母子,就是爱人还有因爱生恨一说呢。”

    “怪不得别人,娘怪我命硬,克死了五哥,巴不得我早点死给五哥还债,我没必要去理解她。”

    “……她不喜我,我也不喜她。他们欺负我可以,欺负你不行。”昭云垂眸沉默,半晌开口,“他们不可以欺负我,也不能欺负你。欺负你,我也不答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