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自罚(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人有十指,今日过后,言二有九指。

    血肉模糊的小拇指滚在地上,迎风飘起丝丝血腥味。

    在场的人皆是被那断指惊呆,连带着言二的痛呼声都成了陪衬。

    李氏怔怔的站在那,腿脚发软扑通跪坐在地。

    周氏伸手捂着嘴巴,眼泪吓得唰唰往外冒。

    言小三吃惊的望着他的六弟,少年郎面无表情的一张俊脸,似是无声的在说话。

    言家六子,活下来有四个,四子当中,唯独六弟不争不抢。

    小六他卑微的活着,低调的活着,从没有人拿他的话当话,大家往往是当做耳旁风,或者当做一场笑料。

    言小三觉得那样不妥,到底是亲弟弟,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被饿死?被冻死?

    这些年来他原以为自己的关怀能让六弟感受到亲人的温暖,却不想,在他的心中,始终怀着一腔戾气。

    一刀下去,斩落的是二哥的手指啊!

    言小三嘴唇哆嗦着,想要说六弟做事太绝,无情冷酷,话到嘴边却只能和着那含着腥味的风一齐咽下。

    凡事有因必有果,二弟调戏昭云,就该想到会惹来六弟反扑。

    可他还是做了,色迷心窍,仗着有爹娘疼爱,无法无天。

    设身处地的想,要是他言小三的媳妇被人调戏了,他会怎样?

    世上的男人,有哪个能忍下这口气?

    如此想来,言小三这才没说出指责的话。

    同是一家人,这话没错,但现在六弟和六弟妹是一家人,夫妻一体,本就比爹娘还亲。

    无可置喙。

    言小三嘴张了张,却发现早就惊得说不出话。

    他的嗓音嘶哑,只能默默看着持刀少年。

    言六郎仔细擦干刀刃上的血,面上泛起一丝冷笑。

    “娘,您看到了吗?在我心中,昭云的分量比我的命还重。她如今不再是孤女,她是我妻。”

    昭云站在那,听着少年郎字字句句说着真情,先前的担忧和后怕再次被消弭,如一双大手温柔的抚摸在她的头顶,如春风,如细雨,常常诉说着温柔。

    李氏脑子一片空白,直到言二的痛呼传到她的耳,她这才后知后觉的被惊醒。

    鲜血刺目,妇人疯了似的夺过刀,“小畜生!小畜生!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言六郎退开两步,不经意看到站在门口的昭云。

    他的脸上露出笑,伸出手,直到握住那熟悉的温暖。

    一颗心再次被包裹,言六郎笑的明媚。

    没去管握刀的李氏,也没去管身后周氏的歇斯底里,言六郎握着娇妻的手往言家祖屋走去。

    剁了言二一指,势必会引来严厉的处罚。

    少年郎心知肚明,一码归一码,对与错,从来都是分开来看。

    当二伯的调戏弟媳,该罚。

    当弟弟的斩落二哥一指,也该罚。

    祖屋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眨眼的功夫再次闭合。

    李氏含恨的望着那扇门,手上明明有刀,却不敢冲进去把孽子杀的干干净净。

    这是言家祖屋,也是言家禁地。

    轻易不可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