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说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吴信诚一骑轻尘而来,单刀直入,“倚晴呢?”

    言六郎笑的奸诈,“她做错了事,不该先道歉吗?”

    道歉?

    吴信诚抿唇,“好,我代她向你道歉。”

    说着吴少爷整敛衣衫不顾身份的朝着乡野少年深深一礼,端庄优雅,礼节上挑不出一丝瑕疵。

    言六郎漫不经心的眨眨眼,“好,那我原谅她。”

    反正在此之前已经教训过了。

    吴信诚不知少年有此心思,诚恳道,“那我这会可以见倚晴妹妹了吧?”

    他本就是为容倚晴而来,若她出了好歹,吴家也少不得担责。

    “昭云气还没消,你不打算给她个说法?”

    言六郎眼神清冽,生在乡下的少年郎,容颜气度,一旦认真起来,好似换了个人。

    “说法?”吴信诚压在心底的火气在少年直视下迅速窜起来,“本少爷的道歉还不足以让她消火?她以为她是谁?”

    不过是个孤女,真当得他喜欢就敢肆意妄为?

    “我要先见倚晴!”吴少态度不容置疑。

    言六郎眼神微妙的看着此人,似笑非笑的点了头,“好,如你所愿。”

    小黑屋被打开,露出里面狼狈怯懦吓得魂飞魄散的千金小姐。

    “你们把她关在这个地方?”吴信诚眼神发狠,还没看清里面有什么,身子就被人压上来。

    “诚哥哥!诚哥哥!呜呜呜,我好怕!”

    暖玉温香投怀送抱,天底下没几个男人会抗拒。

    吴信诚原本生怒的心再次咆哮起来,等他定睛一看,却是被怀里的佳人吓了一跳,下意识将人推了出去,“你到底是谁?!”

    倚晴妹妹最是喜洁,眼前这狼狈不堪的人是谁?

    难道是这言六郎故意戏弄自己?

    言六郎无奈的摊摊手,“你看清楚再说。”

    吴信诚认真看去,脏兮兮的小脸,柳叶眉,樱桃口,这是……

    “倚晴妹妹?是你!你怎么……”

    闹事不成被人掳,先是被妖女鞭笞,再是被关小黑屋,之后又和田鼠打架,好容易救星到了,诚哥哥竟然嫌她脏?

    容倚晴哪受过这般委屈,泣不成声。

    珍珠般的泪珠滚在脸颊,泪水洗刷下倒能看出先前的模样。

    “诚哥哥,那就是个妖女!你得帮我讨回公道!杀了她们,绝不能让她们活着!”

    “倚晴妹妹!”吴信诚心疼的把人搂在怀里,好生安抚。

    等容倚晴收了哭声,这才将人交给随行而来的容家仆。

    出了小黑屋,吴信诚脸色极差,“你们就是这样待她的?”

    “不然呢?难道吴少爷还以为坏了我的大事,还能好吃好喝的被伺候?”

    昭云慢腾腾的从一侧走来,“吴少爷可忘了临别前我说的话?”

    “大婚当日,你要来喝喜酒,我欢迎,要是来闹事,这支箭就是你的下场。”

    吴信诚喃喃自语,“所以说,这就是倚晴的下场?你言下之意是她自取其辱?”

    吴少爷压抑着怒火,“昭云,可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容家千金,是你惹得起的?”

    昭云笑了笑,“原来吴少不是来道歉的,是来兴师问罪的。”

    言六郎笑意冰封,“婚事被搅,难不成还是我夫妻活该的?”

    吴信诚看着这二人,只觉得碰上一对疯子,“你们惹了人还不自知,有道理又怎样?有道理容家照样能让你们生不如死!若是被容家知道,你们还有命活吗?!”

    “这就不劳吴少操心了。”

    昭云嗤笑的瞥了眼落魄的容小姐,“况且,吴容乃世交,吴少爷和容小姐两小无猜相伴长大,想来定是一心维护容小姐名声,今日之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昭云就是想要个说法,就这么难?”

    容倚晴反应极快,“诚哥哥!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晓此事!更不能让我爹娘知道,否则……否则我就完了!”

    要是被爹娘知道自己拈风吃醋跑来闹婚,容倚晴小脸苍白,“诚哥哥,杀了她们,她们不死,我就得遭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