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妖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往日大嫂总在家里念叨六弟性子阴沉可怖,以前倒不觉得,此刻看着弟弟凝望他的眼,天不怕地不怕的言小三竟有些怕了。

    这样的弟弟,让人陌生又畏惧。似是骨子里就和他们不一样。

    撑起为人兄长的威严,言小三勉强道,“是呀,都是那个女人的错,要不是她的出现,你和娘怎么会闹成这样?为人子讲究孝道,六弟,你把娘气病了,传出去,这就是大不孝啊!”

    言小六敛下情绪,“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没了昭云,小六终身不娶。娘要是存心让我绝后,尽管作吧。”

    “你!你怎么说话呢?”言小三来了脾气。

    言小六不理他,迈着步子离开。

    昭云是喜欢吃肉的,这是他最近才发现的事儿。明明是个小事儿,在他看来,却是比天还大的事情。

    见她落筷,言小六微微皱眉,关心道,“怎么了?可是不好吃?”

    他拿起筷子尝了一口,眼里浮起迷惑,“还好啊,怎么就不吃了?吃饱了?”

    按照昭云的饭量,最起码也该吃半碗兔肉的,这才吃了几口,怎的就不吃了?

    言小六忽然紧张道,“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大嫂来过?”

    昭云见他心急,露出个安抚的笑容,很是无奈道,“都不是。”

    “那是什么?”言小六愣在那。

    家里穷,统共就两个碗,前阵子还被李氏摔了一个。

    昭云将手边的大碗推过去,“你吃。”

    看着那红烧飘香的兔肉,言小六恍然明白,原来是为这个呀。

    他顺从的吃了口,凝眉咀嚼,原来这就是被人关心的感觉啊。

    被昭云关心着,真好。

    他美滋滋的吃了几口,“你也吃。”

    他忘乎所以的夹了一筷子就要投喂,看着嘴边的兔肉,昭云有瞬间的怔忪,似是很久以前,也有人这般贴心的待她,不过喂的不是肉,是药。

    只是,为什么会是药?

    前尘迭起,昭云想要想明白,脑子猛地传来一股阵痛,小脸唰的一下没了血色。

    “昭云,乖,喝下这碗药。”

    “妖女!妖女!杀了她!给我杀了她!”

    “她是大炎邪祟,她是祸害大炎的邪祟!杀了她,快点杀了她!”

    “昭云?”言小六惊惶的按住她的脉搏,却是无解。

    “昭云昭云,不怕,不怕哈。”感受到她身子的颤抖,言小六一把将人揽在怀里,不住哄劝道,“无事无事,有我在,昭云,有我在。”

    在这个世间,他们都是无依无靠的人,像是凄冷的雨夜,两个彼此取暖的过客。

    但因着那份心动,言小六不想只当那过客。

    他喜欢昭云在身边,在昭云尚未离开之前,她就是他的妻。

    脑子混沌的昭云并不知这一刻言小六到底想了多少。

    她只知道,那怀抱及时的将她从噩梦中拉出来,脑海里那些陌生的声音如潮水般退去,只剩下少年郎一声又一声喊着‘昭云’。

    她能感受到他的无助和害怕,因为这是她曾经最熟悉的情绪。

    她的曾经,到底发生了什么?

    昭云的脸色慢慢从苍白恢复了血色,她看着言小六,笑了笑,“谢谢你,我没事了。”

    少年郎却是一改常态的将她抱紧,“昭云,你嫁给我吧。求求你了。”

    人有所求都会变得脆弱,但言小六不在意他的脆弱被昭云看在眼里。

    他唯恐她看不到他的脆弱,方才那瞬间,他有种会永远失去她的错觉,娶了她吧,娶了她心才能安定下来。

    昭云晶亮的眸子眨了眨,瞳孔里映着少年郎毫无掩饰的惶恐不安。

    她揉了揉眉心,那一霎,她想起来的不多,但有一种感觉不会错。

    那就是拥有记忆的昭云,是从来没见到有谁这般在意她的死活。

    甚至……更多的人想的是让她死。

    因为什么?

    ……

章节目录